他让机器人打出“中国功夫”

不久前在西安举行的首届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机器人格斗大赛(GANKER ARENA)中,来自中国的伍浩名选手过关斩将勇夺个人赛世界冠军,成为这个新兴电子竞技领域的佼佼者。比赛结束后,这位为国争光的冠军迅速地回归到生活中,很少出现在与比赛相关的新闻中,大有一种“深藏功与名”的意味。

实际上,玩格斗机器人只能算是伍浩名的“第三职业”——他本身是一名来自广州的原型设计师,有自己的工作室和助手;同时他又是广州美术学院的外聘雕塑教师,是学生眼中的“大孩子”。这次机器人比赛夺冠可以说是伍浩名“无心插柳”的一次尝试。

伍浩名

夺冠后“一如往常”

伍浩名的工作室坐落在小港路附近,从外面看不算很起眼,走进屋映入眼帘的是架子上塞得满满当当的涂料和雕塑工具,以及零散分布在架子上的一些半成品雕塑,午后,伍浩名带着两三个助手正在里面搞卫生,整个工作室的氛围很融洽。

初见伍浩名,从外表上就透露着艺术气息——个性化的山羊胡和黑框圆镜、色彩艳丽的外套、微微发福的身躯,对着镜头也不怎么爱笑。面对记者提问,这位世界冠军倒是幽默了一把,“夺冠以后生活没有什么不同,依然是天天使唤助手们打扫卫生。”

工作中的伍浩名

伍浩名祖籍佛山,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他如今的另一个身份是广美的外聘雕塑教师,每年会定期给雕塑系的学弟学妹们上课,虽然教学是“副业”,但伍浩名依然很重视,工作室的活儿再忙,每到上课的那一两个月都会腾空档期专心任教,而他天马行空的教学方式也颇受学生欢迎。作为一个从小受二次元文化影响的80后,伍浩名如今依然保有那份童真,很执着于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比赛夺冠对于他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他更不希望人们只记住他是机器人格斗大赛的冠军

伍浩名在广美为学生讲课

从设计师到参赛者

伍浩名告诉记者,虽然自己从小就对动漫和游戏感兴趣,但父亲就对他管教得很严,学生时代一次都没有进去过游戏厅玩,直到后来电脑游戏普及了,他才在键盘上过了一下游戏瘾。

高中毕业后,伍浩名如愿考上了广美雕塑系,对于作画和动漫有了更深的理解,也在毕业后按照爱好选择了如今的职业。作为原型师的伍浩名有着很强的观察力和动手能力,从造型设计到动手雕刻到涂装上色,每个环节都不含糊,在他的刻刀下,哪怕是水面上的波纹,还是小虫子背上的纹路都能清晰还原;

伍浩名的作品很讲究细节

生活在广州,伍浩名自然少不了对周边生活的观察,由他打造的各种本土微缩场景更是一绝,比如承载广州人美食记忆的芳村阿婆牛杂,在伍浩名的精雕细琢下,场景中不仅阿婆和食客的面部表情生动,连锅里的牛杂串和豆腐串都惟妙惟肖;

伍浩名制作的微缩场景“芳村阿婆牛杂”,汤锅里的食品还原度很高


此外伍浩名还制作过手办雕塑、展柜摆件、墙绘(涂鸦)、场景方案、软装方案、首饰设计等,在业内有着不俗的口碑。

伍浩名的微缩场景作品“莱茵河旁的小别墅”

从小喜欢看机器人卡通的伍浩名可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真的能像动画里的主角那样操纵机器人进行格斗。今年初,深圳的一家竞技机器人开发商找到他为其研发的格斗机器人进行涂装,这是一种通过佩戴体感装备实现人机同步的新玩具,不仅造型酷炫,操作性强,该公司更是与国际知名电竞赛事主办方WCG合作,打造首届格斗机器人大赛,并作为2019年WCG大赛的全新参赛项目推出,这一下子点燃了伍浩名极大的创作热情。主办方不仅邀请他为机甲上色,更邀请他为大赛设计一批机器人专用格斗武器。

伍浩名设计的部分武器,红色盾牌是他最喜欢用的

伍浩名的设计中还引入了一些接地气的生活道具


伍浩名告诉记者,当初设计武器的一个重要理念是“有型”,除了常规的刀枪剑戟类兵器之外,这位80后还加入了自己的小心思,套用香港无厘头喜剧电影中常用的道具,为机器人额外提供了诸如折叠凳、皮搋子、红辣椒等让人捧腹的非典型武器。比赛消息一经公布便广受关注,吸引了一大批全国各地的模玩爱好者和顶尖高手参加海选。伍浩名阴差阳错地也被推荐参加了成都站海选,并一举夺冠晋级决赛。

伍浩名与队友一起为国出征

“挥舞国旗那一刻很兴奋”

作为格斗机器人的武器设计师和最早的操纵体验者,伍浩名颇有心得,当他穿上体感设备时,只要站在50米范围内对着空气挥拳比划,机器人在擂台上就如同分身一样复制他的大部分动作;当他使用人偶操纵杆时,甚至可以指挥机器人完成一些精细的高难度动作,比如360度转身打翻饮料瓶的瓶盖,引发周围赞叹连连。

虽然练习时使用的武器五花八门,伍浩名坦言他在比赛中最喜欢的武器是双盾。由于以前曾经拜师练过咏春拳,伍浩名在比赛时使用的动作偶尔会有一些类似于咏春的“路数”,这让赛场上的他和机器人都多了不少辨识度;但在他看来,这更多的只是一种致敬,“咏春是攻防一体的拳法,而机器人在使用双盾时是可以做到攻防一体的,呈现出来的一些动作可以说是脱胎于咏春,但毕竟是机器人,很多动作还是还原不了。”

伍浩名在比赛中所操纵的红色机器人


最终,来自全国八个分赛区的优胜者共同晋级世界总决赛,代表中国战队迎战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选手,当中不乏电竞界的元老级人物;总决赛在西安举行,分团体赛和个人赛两个类别进行,在团体赛中,中国战队整体发挥欠佳落败,但伍浩名和他的红色机器人还是给观众和对手留下了深刻印象,获得了一个威风八面的称号“中国盾”。

伍浩名在比赛中


刚开始参赛时,伍浩名还抱着一种“大家都是初次参赛,输赢无所谓”的心态在玩,但到了第二天的个人赛,他的心态发生了微妙变化。 “当我在小组赛中用一个抱摔秒杀瑞士选手的机器人后,心里一下子有了很大的成就感,我告诉自己,接下来都不会输了。” 他吸取了前面团体赛的经验教训,以更加娴熟的操控一路高歌猛进。机器人的双盾在伍浩名的操控下犹如利刃一般,屡屡洞穿对手的防线轻松得分;三轮小组赛过后,单兵作战的各国精英决出四人挺进最终决赛进行混战,巧合的是,除了伍浩名,他的另一位中国队友也挺进了决赛,而在他们对面的两位,恰好也是分头进入决赛的日本选手,决赛实际上成了两个国家队之间的PK。

伍浩名的国家荣誉感油然而生,在决赛前夜他与队友商量,无论两人之间谁赢都好,开局一定要先共同对付日本选手,“我当时想的是,前三名里面我们必须占据两席,所以开场先夹击对方。”

伍浩名站上冠军领奖台

到了决赛,伍浩名和队友选择了更有把握的人偶操纵杆参赛,对手则继续选择了体感装备,开场后狡猾的对手没有给中国队太多的包夹机会,场面一度很混乱,伍浩名全程表情严肃,一直在思考如何破解对方防守,他和队友不断地迂回攻击,用耐心和实力,最终如愿以偿,把日本队两架机器人先后打倒。喜出望外的两人开始庆祝,甚至忘记了比赛仍未结束,在主持人提醒下两人才重新打起了“内战”,最终伍浩名的机器人笑到了最后,他也成为该项赛事首位世界冠军。

伍浩名夺冠后高高挥舞着五星红旗

赛后,伍浩名接过工作人员递来的五星红旗,高高举起国旗挥舞,“那一刻心里真的十分激动和自豪。” 最初带着玩耍的心态参赛,却无心插柳地在国际赛场为国争了光,伍浩名笑称,下回如果再参赛就会有思想包袱了。

“做个有趣的人”

实际上,机器人格斗大赛夺冠也并非伍浩名第一次品尝冠军滋味,早在2012年,伍浩名就获得过GBWC模型王世界杯中国区的总冠军;时隔多年再次站上“世界之巅”,却是在专业之外的领域,对他而言更多的是偶然。

伍浩名2012年获得GBWC模型王世界杯中国区总冠军的作品“哪吒闹海”

而比赛之外的忙碌才是伍浩名的常态,他的工作室主打生物类雕塑以及各类微缩场景的设计与制作,一接到新订单就得加班加点,工具和材料几乎堆满了工作室,加上经常要给雕塑上色的原因,工作台上也布满了颜料的残渍,如伍浩名所说,比赛后也没有太多精力去顾及机器人这个爱好了。那台前不久刚陪他夺冠的红色格斗机器人,此刻正安静地陈列在架子上,机身已经铺上了细微的灰尘。

谈及以后会否研发其他拳法的“新招”用在机器人格斗上,伍浩名坦言,用什么拳法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合理合规的范围内利用武器打倒对手,“机器人的关节跟人不一样,什么拳法都无法百分百还原。”

伍浩名为红色机器人设计了新的盾牌


伍浩名在比赛后把机器上手臂上那两块镶嵌着五星的红盾牌留给了机器人开发商作为纪念,自己则带回了机器人,如今他又给这架“功勋”装上了两块新的镜面盾牌,造型跟过去不一样了,但不变的是,盾牌上同样镶嵌了象征国旗的五星。伍浩名说,接下来还将带着这架机器人去参加表演赛。“中国盾”的威风还将延续下去。

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伍浩名对于格斗机器人大赛的未来很看好,“会有更多的专业选手加入,共同为这个新的电竞领域做出贡献。”而在他看来,比起荣誉,自己参与其中更多地是收获快乐。

伍浩名在对微缩场景进行细节完善

生活中的伍浩名充满了童趣,总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点子从他的手中成为现实,工作和娱乐在他这里似乎已经模糊了界限;他很享受当下的状态,不断观察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再用双手将脑海中的画面雕刻还原,那种满足感是弥足珍贵的。就像伍浩名的微信签名所说,“不管年方几何,做个有趣的人。”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蔡凌跃

(部分图由受访者提供)

今日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