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大势环境变化,导致投资人竞争力体现的逻辑方式出现了反向

结构洞观点:从全球范围来看,中国的创投市场从体量上来说已经达到了十万亿人民币左右的市场规模,对比美国约四万亿美元规模的创投市场而言,是美国创投市场现有规模的三分之一左右,但是从市场规模增长的速率来看,却是美国的两倍以上,也就是说中国目前已经是除美国之外最大规模的创投市场了,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创投市场将是确定的趋势。大家知道对比中美两个全球最大创投市场的总体特征,不难得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科技研发创新市场,这使得美国多年来始终确立或者保持着科技领先全球的地位,而中国则是全球最大的科技应用市场,这决定了中国在科技转换成生产力和产业化方面的能力强于美国,自然也是中国保持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经济体的主要动力来源,更是中国创投市场规模迅速扩张异军突起的驱动力,说明中国未来创投市场的总体市场环境和发展趋势背景是令人鼓舞和乐观的,并且我坚信这样的大势环境在政府提出中国经济增长的驱动力转向“创新技术驱动”的国策背景下,定会在相当长时间内持续和繁荣



但是从对比中美两个创投市场的结构来看,也预示着中国创投市场野蛮增长的态势正在减弱,甚至在快速消退之中,至于原因和机理记得在上周的题为“投资人面对的最大挑战是能洞见未来,却看不到通向未来的路”的文章中已经谈到(建议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查阅微信公众号参考),这里就不再重复,也就是说现在中国创投市场正在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洗牌和重构的重大变革在所难免,势必将存在着大部分的创投行业内的投资机构和从业人员被清洗淘汰出局。在我看来,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技术应用的创业市场格局也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并且变化的节奏越来越快,那种具有显著确定对标性质的商业和技术应用逻辑模式的创业项目越来越少,即借助成熟稳定的技术研发成果和商业模式,再借助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应用商业场景的创业项目的“经济效用”已经大不如前,正在快速递减,反映到创业市场中就是能让投资人具有高辨识率的明显确定商业前景和高成长空间的优质创业项目越来越少,这样的优质创业项目变成了创投市场中各创投机构之间争抢的稀缺资源,从而估值被人为的迅速抬高,甚至超出了其内在价值,整个创投市场的资金投向出现了向更早期创业项目转移的趋势,从而导致中国目前的创投市场各投资人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制约了创投市场规模扩张和发展的严峻态势。因此可以得出这样几个确定的结论:其一、中国创投市场中必将进入残酷的行业洗牌和重构,这可能会超出大多数人的预期,自然存在着大量的中小创投机构或者投资人被清洗出局,能持续活跃在创投市场中的创投机构家数和投资人从业人数都将出现锐减;其二、中国创投市场行业内的集中度会迅速上升,由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性央行利率趋于下降,甚至可能再次进入负利率时代,货币超发和供应量增加,货币贬值趋势确立,资金对风险偏好的容忍度上升,相信进入创投市场的资金规模会在相当长时间内保持有增无减的态势。如何才能高效率的消化不断增长的货币资金流入供应量?就成为了创投市场中机构和投资人们不可回避必须面对的严峻挑战,未来在相当长时间里面中国创投市场“冰火两重天”的震荡局面还将持续存在;其三、创投市场,特别是处于针对A轮融资之前阶段进行战略投资布局最前端的投资人将与创业市场中的创始人趋于融合,投资人不但要具备优异发掘市场“机遇”的感知和洞察能力,还要具备一定的兑现认知参与到创业项目中进行孵化的创造能力,甚至还要具有创业项目自孵化的能力。传统的金融投资逻辑和理念以及认知边界被突破,已经不再是创投商业行为与创业商业行为经纬分明,一个注重价值发现,在多个创业项目中主动选择正确的投资时机、地点和对象,进行投资决策和资产管理,另一个则注重管理与执行的效率,兑现认知商业价值的创造了,两者融为一体将成为大势所趋;也就是说之前传统的投资人只需要凭借自己在创投市场中特定金融投资领域丰富的经验、专业技能和智慧等方面集聚的市场感知和洞察能力优势,做好投资策略,设计构建好投资组合的管理风格,建立一套完整有效的资产风控体系,形成金融属性的基金产品在市场中发行募集到一定规模的资金后,就可以等待创投市场中众多的创业融资项目主动的送上门来,可以主动的在多个创业项目中从容的进行分类、筛选、识别和比对判断,发掘被认为最适合自己投资组合资产配置要求的创业项目的投资机遇,进而按投资决策流程进行投资决策,这样的投资思维模式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了。在这样的创投商业模式下,前提是可用于创投的“资金”是市场中的稀缺资源,“资本”的力量对创业市场中的创业项目(创始人)拥有绝对的主宰控制的权力,创投市场中各创投机构或者投资人之间的竞争力比拼主要体现在其募集市场资金和管理基金资产规模的能力上面,而现在创投市场严峻的现实情形则正好相反,由于资金供给和创业市场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优质创业项目”变成了稀缺资源,各创投机构或者投资人之间的竞争能力比拼却变成了在集中体现争夺发掘优质创业项目机遇或者主动参与优质创业项目自孵化的能力和数量以及能容纳创投资金规模的时间效率和速度上,我认为正是这样的市场环境变化才是导致中国创投市场面临洗牌和重构挑战的深层动因,也是创投市场中绝大多数创投机构或投资人感觉始料不及的市场根源。



既然目前中国创投市场存在着严峻洗牌和重构的挑战,那自然也同样存在着巨大的机遇,而这个机遇相信很多人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深刻的意识到,因为谁也没有尝试过,也没有可以借鉴的成功模式和经验,可能市场中少数的有识之士们已经意识到了,但是有勇气和胆识开始采取切实行动的人却极少,有幸的是早在2016年我在创办“凯泰结构洞科技”的时候初心就开始投入资金尝试并探索研究,想通过借助现代科技创新应用的“技术驱动”方式,研发出一种具有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赋能的“智能投资工具”,来有效的帮助创投市场中的机构或投资人们在面对这种严峻挑战的时候,如何显著提升自己在创投市场中的竞争能力,在创投经验、专业技能、投资策略和智慧以及管理资金规模确定的情况下,来最大限度的提升发掘、把控和主动参与自孵化更多优质创业项目“机遇”的能力,并为此我们构建了创新型的商业和技术逻辑模型,得出投资人的市场竞争力=(创投技能智慧+资金)×机遇,也就是说起决定作用的核心重点在于如何才能获得或者把控更多可投资优质创业项目的“机遇”,如何从传统的创投机遇的获得方式从被动的“狩猎模式”转换成主动的通过技术驱动的智能工具变成“海淘或者创投自孵化模式”,从而为提供服务的创投机构或投资人提供快速的高频次高质量的创投机遇,实现显著提升市场竞争力的目标。虽然这个创新探索的过程是艰辛曲折的,但是与整个中国创投市场带来的巨大机遇和高成长性空间相比,认为所有的付出是值得的,我们无法抗拒这样巨大而诱人的高“风险收益比”,当然我们更是遵循科学理性的,我们的商业和技术逻辑模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创业项目融资平台,更不是什么所谓的投融资中介服务商(这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面可能一直被混淆),我们服务的主体不是创业项目而是创投市场中的投资人,我们会对接受服务的投资人结果负责,我们承担的功能是投资人进行投前战略决策和投后对创业项目风控及资产管理整个核心业务流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的利益始终与投资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形成高度的一致性,只有在投资人客户投资兑现目标获得利益的前提下,我们才可能产生显著的商业利益。经过两年多的艰苦探索、研发和尝试,现在智能技术系统工具的研发几乎所有的障碍和难题都被攻克,欢迎感兴趣或者有意愿参与合作、交流或者探讨的朋友们来参与其中,共赢未来。今天的观点是:基于大势环境变化,导致投资人竞争力体现的逻辑方式出现了反向

今日热门